一喵君

圈地自萌,产粮随缘⁄(⁄ ⁄ ⁄ω⁄ ⁄ ⁄)⁄

草稿流小破车小朋友组

存图,昆仑君

拆封入狐(二)

黄乐坐在冰湖旁,白皙的脸颊攀上了一簇媚人的红,本就是公子身子,娇弱命,却不想来到武当习武,这般历练之下酒量确是与当年刚进山的毛头小子一般,一杯...不,现在怎么说也是有点长进了,三杯倒。

三杯倒的黄乐,也因此被他那个不知来处的魂淡小师叔调笑叫:“黄三杯。”

现如今,那个混蛋小师叔正坐在他的肚子上惬意的舔毛,狐姿端正,右爪旁还放着一个倒泼的酒壶,幽幽地散发出一股醇香的竹叶青的芳香。

“魂淡!魂淡狐十三!你...你还我的竹叶青!”

黄乐已经醉的几近昏迷,却还仍不放弃对自家小师叔的恶行施以控告。狐十三却深感不以为然,但听到黄乐不端的叫骂,知他这回是真的醉了。不禁一时诧异,虽说酒量差,但小黄乐自从第一次出山历练后却是再也没有醉过了。

也是,本就只有三杯酒量的人,一口气干了一缸。

扭了扭脖子又瞥了一眼倒地不起的黄乐,眼里裹着一丝促狭,想来也就只有在这种意识昏迷的情况下,这个别扭的小家伙才会下意识地叫出他的名号,带着一点雏鸟般的依赖。

那可不,不想想他当年无论是上山打鸟还是下窖偷酒,哪一件事不是他的小师叔狐十三帮着他,躲过他那小可怜闻道才师父的耳目的?

狐十三默默地顺起身边东倒西歪的酒杯,却不想小黄乐一滴也没给他剩,竟是在嘴边倒了半天也没有半分肯垂涎于他,唯有袅袅酒香萦绕不散。

烦闷的挥了挥爪子,狐十三扔了爪子里的酒杯,突然一股烦闷袭上心头。

狐十三,对啊,在没入武当时自己是叫这个名字的。也许是酒劲儿上来了,狐十三也觉得朦朦胧胧的,竟是回想起来了许久以前的旧事。

那个时候,狐十三是真的狐十三,漫山遍野的乱跑,最大的愿望是抢一只老母鸡,一辈子给他下蛋生小鸡仔,全山的无论是阿猫阿狗还是豺狼虎豹见了他的面都要尊称他一声“狐仙大人”。谁知为什么就碰见个倒霉催的...华山..把它的一辈子都给毁了。

不经允许抱它回家,亲他摸他...还...睡他!

狐十三一辈子都不会承认,自己是被那该死华山手上的一只花斑山鸡引下山的。

更可恨的是...这个大瘟神还敢一声不吭的....擅自离开他的生命...

那个该死的!也不问问..

经过他的允许了没有!

朦胧间,狐十三竟是远远的看见了一个身影,黑色的腰带勾勒出他劲壮的腰身,修长的大腿隐藏在黑色的裤管里,深蓝色的外服,搭配着华山雪一样的颜色,蓝白相间的外衣上还镶着一块厚厚的铁肩,在阳关的照射下散发着一种摄人的光芒,狐十三眯起眼睛望着那块闪闪发光的铁片,感觉自己要被这刺眼的反光给淹没了。

“妖孽!”狐十三呵道,却是不知为何,语气半分也凌厉不起来,反倒是细细软软的,带着一股惑人的软濡和...湿意...

酒是惑人的毒药,他让活着的人仿佛洞察天地,神游地府,打破生与死的界限,仿佛一切就如初始,从未变化过一般。就好比现在的狐十三,他勾起两只前爪,在空气中慢慢聚拢,仿佛是要勾住什么一样,却是在下一秒扑了个空,竟是被提着后颈毛给拎了起来。

“这不是小疯子宝贝的紧的小小白吗?怎么在这儿?”

狐十三猛的被拎起,生来的机敏让他很快调动起清醒的认识,虽然还是有些朦胧,他还是认出了眼前这个无礼的人类。

华无痴。

啧,小家伙小的时候还跟狐爷爷叫师叔,长大了真的是越发没规矩了。

小小白,呵。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黄乐今天的反常,狐十三今天尤其烦躁,他轻松的挣开华无痴的手,顺带在上面狠狠地咬了一记。

叫你不知道尊老爱幼!平时连多吃条鱼都要叨叨半天,简直神烦。

“嘶!”华无痴看着手上新添的红印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华山雪冷,这一口气吸进去竟是让华无痴肺中一寒,不住的干咳起来。竟是无端惊醒了一旁的黄乐。

“啧!魂淡!”雪地上传来一到声音,低低沉沉,泛着点甜腻的沙哑,小猫儿似的,直戳的人心痒到心尖尖子里去。

华无痴是认得这道声音,或者说,他几乎夜夜都能梦见这道声音,不是在他身下辗转反侧,就是在他身旁呢喃细语,发出这如夜莺啼叫般甘美的声音。

他几乎是僵硬着低下头,望着湖边躺得歪七扭八的人,黄乐正穿着武当标准的道袍,黑色的外衣上那一尾红顶的仙鹤在雪白的华山上十分乍眼,分外艳丽,乌黑的秀发不老实的在发冠的缝隙之间游走,刀削的眉,上挑的眼,白皙的皮肤上正泛起一抹不正常的红晕,衣衫早已凌乱不堪,甚至...领口大开...

“咕咚”华无痴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

“黄乐?”华无痴轻轻靠近小道长的耳廓,竟是有些许调笑,“你这是....喝醉了?”

“啧”感受到耳边不寻常的热气喷薄,黄乐下意识的借着酒劲破了口戒,“混蛋!混蛋!!大混蛋!”

“混蛋是谁?”

“狐十三!”

“哦。”华无痴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失落,默默暗忖,定是要好好查一下这个狐十三究竟是何人物,却是在下一秒鬼使神差地问道:“那....大混蛋是谁?”

“啧!大混蛋华无痴!”

“哦?大混蛋是华无痴啊?”

“对!最..讨厌他了!”

“为什么?华无痴欺负你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华无痴听到黄乐骂他大混蛋竟是一点都生不起气来,甚至还有一种隐秘的兴奋攀上心头,让他不住的想要逗弄身下的眼尾通红的小道长。

理由很简单,望见他身下小道长那嫣红的水眸了吗?乌黑的眸子涣散着失焦,却又像是为了看清他的样貌拼命聚拢的样子,那绝对是平时禁欲冷淡的武当道长不可能拥有的表情,更遑论这个人是黄乐了,这个他想了不知道多久的人儿。

“既然你那么讨厌华无痴,那就不要在让华无痴来跟你商谈了,换一个人可好?”

“滚!你敢!”几乎是下意识的,黄乐一下子想要坐起反击,却没料到被反手狠狠的抱在了怀里。

“好,我不敢。”华无痴用力的抱紧了怀中的人,唇贴近了黄乐的耳际,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却是再也不会放开。

恍惚中,本来焦躁郁愤的道长不知为何,竟是也默默伸出了双手,环过了华山的腰际。

“嗯。”黄乐轻轻哼道。继而在华无痴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拆封入狐(一)

华封捡回来了一只狐狸,雪白色的毛发,宛如华山终年不化的积雪,但是确是货真价实的皮毛,很暖。华封喜欢把它围在脖子上,就像一条雪白的围巾,还有淡淡的呼吸喷薄,带着些生命的律动,小狐狸微弱的心跳声紧随着华封颈间的动脉,两颗心脏仿佛紧紧地贴在一起,竟是无端诞出一种生死相随的错觉。

华封几次想让小狐狸高抬贵肚挪个位置,这种命门被掌握的感觉太过陌生以至于这个孤独剑客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是每当他望进小狐狸的眼睛时,就什么都忘记了。

说来奇怪,每每和小狐狸对视,华封脑海里所有的念头无论有多乱麻成结,到最后就只汇成了一句话:

宠着他。

宠着他宠着他。

这并不怪华封,小狐狸有着杏圆的眼,洌艳着,讨食的时候会一眨一眨地望着华封,黝黑的眸子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水雾,仿佛一下子看进了华封的心底,湿漉漉的,竟是让人心神一刻恍惚,心肝乱颤不住。

硬是要华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如泣如诉,如怨如慕。

其实这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动物想要得到吃食而已,可不知为何,华封却总能在这只通人性的小白狐狸上看到那个人的影子,那个他永远只能够远远的望一眼,黑白分明的纹鹤长袍,洌艳的杏眼,眼旁的一点红心朱砂痣,还有绛色薄唇......每每此刻,华封都情不自禁的想多喂点什么。

直到被一旁的华无痴师兄阻止,教导一番华山的主流经济学的思想。

其实就是省钱。

然而华封也就每次那么听听,然后转头又偷偷给小狐狸在冰湖里抓鱼吃。

这一日,华封起的很早,小狐狸趴在他的肩膀上,还在呼呼的打着哈欠,呼吸吞吐间带着一股朦胧的湿意,竟是让糙里糙气的华封在脖子上感觉到一阵细细密密的痒。温柔的将小狐狸从肩膀上提下来,华封轻轻的顺了顺它雪白的皮毛,竟是嘴边噙着一丝淡淡的笑,脸往小狐狸雪白的皮毛里埋了埋,亲昵的蹭了蹭,直到把小狐狸蹭的不耐烦了,抬起来一只软软的小白爪子,轻轻的糊了华封一脸,确是半点威胁也无,锋利的指甲全部乖乖的塞在一团软肉里,安全的很。谁知下一秒华封竟是一手抓住了那只做乱的小软爪,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

温热的唇,在冰天雪地的华山仿如一道炽热的烈焰,顺着华封带着薄茧的手掌,从粉嫩的爪心直直的窜到小白狐狸的心底。

几乎是凶猛的,小白狐狸把自己受了轻薄的爪子抽出,下一刻摆出威胁的姿势,尖白的小嘴碰上华封颈间的动脉,却是防备不过三秒,又是一爪子糊到华封脸上,将温暖的小肚子再一次围到华封颈间动脉上,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慵懒地闭上双眼。

华封伸手摸了摸脖颈上的一尾白毛,竟是止不住的笑,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的蹲身而下,伸手将腰间的剑取出,雪白的长剑,一看就出于名家之手,半点不像“穷酸”华山登剑阁出品的普通剑。实际上这也的确不是,这是上一次华封出山游历时奇遇得来的,但这并不是华封感到最兴奋的一点。

不知为何,作为一个剑客,在拿到这柄剑的时候华封全身心的神魂竟是牵萦那双给他递剑的手,莹润如玉,根如葱削,尖端还透着一股健康的粉红,指尖有力地攥着这把银白长剑珍而重之的放在他的手上,与他满生薄茧的双手触碰,然后就留下了在神魂深处难以言述的痒,烫着他的脉搏,温柔而又势不可挡的滑进他最柔软的心底。

华封不禁低叹一声,好等慢等,终于是又等到武当上门讨债的日子了,花了半月银钱买酒从无痴师兄那儿套来的消息总归是值的。

这次,黄乐会带着他一起来。

“终于,又见面了。”华封轻轻的吻了吻眼前雪白的剑身,面色冰冷的剑客此时眼神却是透着前所未有的温柔,“我的小道长。”

一阵雪花吹过,小白狐狸抖了抖耳朵,从华封脖颈上一跃而下,瞬间失了踪影。

华封却也不急着去寻,他知道小家伙的习性,不可能圈着,也是个野惯了的,见它次次出门也没有危险,晚上睡觉自会回来,也就索性放他自由。

华封就这样呆愣愣的在风雪中站着,直到同门师兄弟驾着他起哄武当黄乐和华无痴师兄的比剑消息,才是微微从剑上回神,变成那个不苟言笑的华封了。

冰湖旁,武当黄乐师兄正不紧不慢的喝着一坛酒水,只见一只白毛狐狸毫不惧生的坐在他腿上,翘着前腿儿勾了勾爪,竟是在下一秒口吐人言,“闻师叔珍藏的梨花白。好你个黄乐。”

“啧,狗鼻子。”

“我是狐狸不是狗。”

“哦,都差不多。哎哎哎!我错了!把我葫芦给我!那是我上次废了半条命偷来的竹叶青!”

“狗?”

“狐,仙,爷,爷。”

“这还差不多。”

杀破狼婴儿车...

草稿流求别嫌弃。・°°・(>_<)・°°・。


被ps虐的体无完肤...到sai里放飞一下自我

嗯……练习笔刷...,_(´ཀ`」 ∠)_

宅男腐女恋爱真难才怪!才怪!才怪!QAQ

p大我女神!不许反驳!
(/ω\)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关于怎么用剩饭做减脂餐(是的,今天晚上没人管我饭了)

藜麦燕麦蔬菜混合米煎饼+蓝莓樱桃

煎饼做法――
原料:
1、中午剩米饭:三分之一大米,三分之一藜麦和三分之一燕麦蒸的。肠胃不好同学注意的调高大米比例,减少粗粮哦(´-ω-`)
2、鸡蛋
3、碎生菜叶(其实胡萝卜青豆最好,我翻冰箱没找着这两位在哪)
4、黑胡椒、盐、你喜欢的其他调料(白砂糖最好除外)

把以上四种原料搅拌均匀,稍微放一点油,平底锅小火煎就行了。

另注:这顿饭里的营养素里缺蔬菜和肉。是因为我本想做煎饼汉堡,洗了菜,准备了鸡胸肉在旁边备用。
结果因为厨房里没外人,大厨比较随意,在等待煎饼过程中,把汉堡中间的馅都捏着吃了!
等反应过来要拍照的时候已经……掏不出来了(* ̄m ̄)
所以凑合看吧,知道出镜的还应该有这些就行。

第一次发lofter.紧张紧张...发几个图图水一下..(/ω\)